2009年12月3日星期四

乌鸦群中的白鹦鹉

分享人:JY


小镇里的老店外,种着一排不知名的老树。我的童年记忆中,每当风一刮,树上如尾指头般的小叶子就洒得遍地金黄。傍晚时分,一名印裔老头用树枝制成的扫帚在马路上扫啊扫。那扫帚与柏油路磨擦的唰唰声,仿似繁华没落前无止境的叹息。

多少年后,市政厅不留情地把老树连根拔起,重新种下新的树苗。随着小树长高,这渐渐只住着老人与小孩的小镇多了新的过客飞来停驻。除了非法养燕业招来了不少燕子,黄昏时,这里也是乌鸦过境的领空。

有时候,群鸦飞过天际,染黑了两排老店间仅有的天空。

近几个月来,群鸦归巢时,居民留意到了鸦叫声中夹杂着一把不寻常的叫声。这另类的叫声就像雨天里的炮弹声响,刺耳得无从隐藏。

于是,好奇的居民们纷纷在屋檐下仰望群鸦飞过时。这才发现,一片乌黑中竟然有一点白。原来是一只白鹦鹉混在乌鸦群中,跟群鸦一同飞翔,还学着鸦叫声。这只鹦鹉羽毛雪白,体积比乌鸦大,在一团乌黑中格外显眼。

居民们开始对此议论不休。很多人批评这只鹦鹉自甘堕落,徒有一身华丽,却沦落在人人厌恶的乌鸦群中。

然而,人们似乎忽略了一点:这只白鹦鹉若非混在乌黑的鸦群中,它的羽毛还能显得这般雪白华丽吗?

我想,它之所以甘于加入较低等的鸟群里,也许有不得已的苦衷。或在同类间遭受排挤,郁郁不得志;或自负高,想得到应有的注目。至少在乌鸦群中,它显得多么优异,堪称鹤立鸡群。仰望的人们,不也认同了它与众不同的嗓音和雍容的衣裳吗?

其实,这只白鹦鹉何尝不是文明社会里部分人的写照?是自欺欺人也好,是自甘堕落也罢,现实中,有多少人能不把梦越做越小呢?学会弯腰低头,为了实现梦想而屈就一时,也不失为一种智慧。活得快乐、满足,又何必太在意旁人的指指点点?



* 此乃自己早前的一篇文章,曾发表在个人的部落格上。最近重读,稍作修改,放上来跟各位分享。(抛砖引玉也,盼大家多多投稿!嘻嘻 =P)